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印尼少年海上漂流49天近2000公里后获救

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印尼少年海上漂流49天近2000公里后获救

华人导演李安执导的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,讲述了男主角派经历了海难后,和一只孟加拉虎在同一艘小船上漂流227天后获救的故事。如今这一故事在现实中上演。据印尼《雅加达邮报》24日报道,18岁的印尼少年阿尔迪·诺特·阿迪朗在海上工作,7月,强风暴将他从印尼苏拉威西岛吹到了关岛海域,在海上孤独漂浮了49天后,他最终获救。

印尼少年海上漂流49天近2000公里后获救

被强风暴吹走

16岁起,阿尔迪可谓从事着世界上最孤独的工作之一:他在距离海岸约125公里处的一个捕鱼装置上工作,该装置类似于一间“水上小屋”(当地人称之为“rompong”),是一种形状像小屋的浮鱼捕集器。它由浮标支撑着漂浮在海上,一根长绳将其固定在海床上。阿尔迪与捕鱼装置的所有者签订了六个月的合同,工作内容就是每晚用发电机点亮小屋周围的灯来吸引鱼。而工作期间,他与外界的接触少之又少:每周,业主会派人前往收集捕捉到的鱼,同时带去阿尔迪一周所需的补给,包括食物、做饭用的燃料、清洁的水和发电机的燃料等。

7月14日,强风暴吹断了长绳,阿尔迪开始了“漂流旅程”,除了孤独,饥饿、干渴和恐惧也成为摆在这位少年面前的难题。

曾想过自杀

在海上漂浮了一周后,阿尔迪的食物就吃光了。他靠捕鱼来充饥。用光了做饭的燃料后,他还烧掉了小屋的木栅栏来生火做饭。而当几天不下雨的时候,他就把衣服浸在海里,然后挤出水喝。

由于阿尔迪所在的漂浮小屋既没有船桨也没有引擎动力,他只好随海浪漂流。直到49天后,一艘巴拿马籍船只在关岛海域将他救起,这时阿尔迪已经距离原地点约1600英里(约合2575公里)了。印尼驻大阪领事馆外交官法拉·福尔多斯接受采访时称,阿尔迪曾说漂在海上的时候经常哭,“每次他看到一艘大船都满怀希望,但是有十多艘船从他身边驶过,却没有一艘停下或者发现他”。阿尔迪接受采访时也表示,每次看到一艘船时,他都会打开一盏灯,“已经记不得被多少过往船只忽视了”。

而他也遇到过危险时刻。据《纽约邮报》报道,在漂浮中,阿尔迪有一次被一条鲨鱼“盯上”了,而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“祈祷鲨鱼能够游走”。在接受当地新闻门户网站Tribun Manado采访时,阿尔迪表示,曾经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,有一次还想到跳进海里自杀,但想起父母“遇险时要祈祷”的建议,他最终没有这么做,船上的《圣经》也给予了他不少力量。

终被救起

8月31日,转机终于出现了。阿尔迪发现了一艘挂着巴拿马国旗的货船,他赶紧挥动布料寻求帮助。一开始,船上的船员并没有看到他。阿尔迪又赶紧按照朋友教过的办法,发出无线电信号求助。幸运的是,船长接收到了这个信号,意识到有人在求助。

救援过程也并不简单。由于当天风浪不小,船只很难靠近阿尔迪。在阿尔迪旁边环绕了四次后,船只最终选择向他扔出一根绳子来帮助他,但是这根绳子却没有扔到漂浮小屋上。尽管风浪很大,阿尔迪还是决定跳入海中抓住绳子。但在漂浮了数周后,他已经相当虚弱,难以抓住绳子,万幸的是,船员们最终设法将他救了起来。

船长立即联系了关岛的海岸警卫队。由于船只正驶向日本,关岛海岸警卫队告诉船长,可以先将阿尔迪带到德山。船上的工作人员也马上给阿尔迪送上了毛巾和点心,随后又送上了干净的衣服和食物,船上的厨师还给他理了发。

当天,日本当局也联系到了印尼总领事馆。印尼方面也行动起来,寻找阿尔迪的家人并为阿尔迪返回印尼的相关手续做准备。在短暂隔离和相关准备后,9月7日,阿尔迪获得了进入日本的许可。9月8日,他从日本飞回了雅加达。第二天,他顺利回到了家中。印尼驻大阪总领事米尔扎·努希达特也表达了感谢,称“阿尔迪的故事十分有戏剧性,我们感谢船长和日本当局,这对他回家十分有帮助”。

根据阿尔迪母亲的说法,在海上,这样的漂浮小屋数量并不少,彼此间相隔一段距离,这类工作的收入则是每月130美元左右。而这似乎并不是阿尔迪第一次漂走。据美联社报道,此前,阿尔迪的小屋还漂走过两次,都被业主救了起来。阿尔迪的母亲在知道孩子失踪的消息后,与家人一直不停地在祈祷,如今阿尔迪已经返回家中,且身体状况良好,她表示,9月30日阿尔迪将迎来19岁生日,家人将好好庆祝一番。而经过了此次遭遇,阿尔迪表示,不想再从事此类工作了。

澎湃获救视频:https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2472059

上一篇 看到这张X光照片是什么想法?
下一篇 《怦然心动》豆瓣9.0评分的剧情介绍以及评价

关于作者

你可能还喜欢

宅男福利

天下奇闻:牛逼女顾客在咖啡店的故事

女顾客和店员争执,原因是女的说

宅男福利

小伙子!你多久没有见过女孩了?

1、相亲。 女:你什么工作?